ASong
作為人類我的「欲望」,花了一年我終於明白了我在追尋的終焉

昨晚非常抱歉叨擾了一位朋友,在 MBTI 人格測驗中,我們近乎完全相同卻又擁有互補的一線之隔,他是 ENTP,而我則是 INTP,從他人生的分享中,我終於瞭解我要打倒的最後的敵人是誰?要奪回的生命之意義為何?這是我一年來思考的收束點,也正與我真實人生中轉職前端工程師的路線息息相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