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ong
人的欲望,無能的我要如何前往「無所不能」?

大概兩年前左右我就意識到自己的無所不能,但同時也漸漸意識到自己的無能。幾乎所有我想要的事情都能夠輕易做到,但我想要的並不多,更精確的說是別人不想要的我想要,別人想要的我大多不想要,我與他人活在不同的時間軸下。所以相對於他人我是近乎無敵的存在。

封面圖是欲望寄生 (JAGAN) 這部漫畫,這部漫畫非常有趣,漫畫中主要角色的價值觀非常混亂,但也讓我再跟隨主角推進劇情的進程中不斷反思我的欲望,我的欲望如同主角一樣也是混沌不清持續在變化的,更客觀的說在思考欲望這件事情上讓我重新思考我作為一個人該要如何活下去這件事。


一、射爆平凡日常的欲望

很有意思的一點,主角從前兩集就已經確定了自己的死期,在故事結束時就是他的死期,可是這樣的他還是有欲望,而且不斷變化著推進他成長,從一開始的射爆平凡的日常、到拯救自己親手殺死變成怪物的女朋友、到純粹的殺戮、以及保護新的戀人、到報復背叛自己的夥伴,最後當他失去欲望的同時,他放棄復活女友親手燒掉掉了死去女友的頭顱,同時也失去了他射爆的能力,但最後卻又因夥伴之死重新刻上黑暗的殺意欲望,從頭到尾催動他射爆進化的欲望幾乎都是來自於痛苦,整部漫畫混亂不堪,可是這種混亂卻實在是打入我的內心,這不就是人類嗎?


二、與他人交錯開來的時間線

相對於他人我是無敵的,我擁有無限的人生,以及向死而生的意志。除此以外的事物對我的都如同幻影般虛幻,我做任何事情前,完全不害怕被嘲笑、也不害怕被討厭、甚至被攻擊,這些反而都讓我痛苦的欲望升級,甚至可以說是我享受在其中,激起我的純然的好奇心。

我手上相形擁有無止盡的射爆的彈藥,以及近乎能完全錯開攻擊的防護罩,促使我跟這個世界互動的幾乎只是純然的好奇心,但這樣的我卻也未被欲望完全吞噬,我反而還是在意他人的感受,還是能夠細微的觀察他人的情感,並且會因為想要保護別人而使用自己的力量。


三、結論:無能力者的能力

我喪失了一般人類的能力,死亡對我來說彷彿咫尺之遠,我無法依循著一般人習以為常的價值觀存在著,這是我的無能,但這種無能卻也讓我感覺到了無所不能,對我來說最真實的欲望只剩下人性的殘留、對於世界的好奇心,以及探索著自身的痛苦,而欲望終結之時也是我的時間線終結的時刻。

接下來某篇我應該會以之前主管當作跟我對照的反例,來進一步闡釋這個概念吧。

作者介紹 - ASong

ASong

ASong, 現在是一位前端工程師;業餘的閱讀愛好者、講師、寫作者;任何討論或合作可寄送至 dragoncres@gmail.com。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