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ong
作為人類我的「欲望」,花了一年我終於明白了我在追尋的終焉

昨晚非常抱歉叨擾了一位朋友,它是一位近乎般我的倒影的人,在 MBTI 人格測驗中,我們近乎完全相同卻又擁有互補的一線之隔,他是 ENTP,而我則是 INTP。事實上我認為我兩個的追尋加起來恰好才能看透事物的全貌,從他人生的分享中,我終於瞭解我要打倒的最後的敵人是誰?要奪回的生命之意義為何?這恰好是我近十年思考以來的收束點,也正與我真實人生中轉職前端工程師的路線息息相關。

對於 MBTI 有興趣的人可參考我寫的 「 MBTI 人格測驗 準嗎?揭秘:什麼樣的人專家建議不要跟他交朋友 」 一文


一、我的欲望是什麼?自由、被尊重,還是影響力?

我始終很困惑,我是想要完全的自由嗎?還是想要被人尊重或者擁有巨大的影響力?

這些都是我在昨日覺醒之前想得到的答案。然而,答案卻是顧此失彼,都無法完美詮釋填補我內心那股不對勁的感覺。不用那麼殘暴的 100% 自由其實也沒關係,有時候我是願意在自己的價值觀上讓步的;我也不想要追尋別人的尊重,我覺得與其強求,不如順其自然讓有緣的人在人生路上的洗練中慢慢浮現。影響力?曾經我想要作為救世主,但拯救不了自己的人又能拯救誰呢,不愛自己的人又能真心的在乎誰嗎?

是的,我的確必須自由的空氣才不至於窒息,我也需要別人給予我平等地尊重,而我也用自己的人生這場大戲在發揮我巨大的影響力,但以上這些,或許是我生存最低限度的必須,我卻都無法將其視之為我的道路追尋的終焉。


二、兩極般的痛苦,賦予了我影響力的天賦

我不知道是不是 INTP 人的特性,我遇過的 INTP 大多擁有巨大的黑暗面,或許我可以嘗試稱其我們這類人始終在追尋意義,但這個社會恰巧是一個反意義的社會,要融入社會你必須捨棄意義,並努力說服自己將社會的價值洗腦為自己的意義,不然遲早會瘋掉的(對我而言),而我始終沒有屈服。

或許屈服會比較輕鬆吧,不屈服的代價遠比我原先以為的還要沈重,卻是我不得不的選擇,在他人看來或許我是一個意志如火般強烈、行動力相對強大,也思考相對縝密的聰明人,優等生。然而我始終活在巨大拉扯的痛苦之中,我的狀態是會如磁鐵的兩極般隨時反轉,極度的自信宛若神一般的心理素質,下一秒卻可能切換成對我自己無止盡的自我厭惡,覺得自己光是活著就是一種罪惡,抗拒著要跳下柵欄的想法。

是這兩個極端拉扯著我走到現在的,賦予了我影響力和深沈的思考的天賦,但我太痛了只差毫釐,我幾乎要消耗殆盡再也無力支撐,要忘了自己是誰時,大約就是一年前左右,我選擇了轉職軟體工程師。

之後,我喪失了這些天賦的五成以上,但我從巨大的痛苦中跳脫出來,不再有這種兩極的症狀,陷入了一種死寂的狀態,微小的痛苦依舊持續但更像是一株逐漸枯萎的植物,痛苦變得在我能夠忍受的範圍內,我也不再追求些什麼,就像是進入了一種假死的狀態,就只是身體機能依舊活動著,能夠正常的開玩笑,正常的生氣,正常的工作,吃飯,睡覺。


三、為了好好生活,我要打倒的最後一個敵人是我自己

但我隱約覺得我的選擇是有意義的,我不斷嘗試自我詮釋,也寫下了一系列的文章梳理我的想法,我隱約覺得我並沒有放棄,但我始終尚未找到答案?我在追尋什麼?如果不是放棄了思考,我為什麼讓自己做出這個選擇,在想清楚之前我都覺得自己像是一個機器人,我學技術的腳步沒有停過,我烈火般的意志仍舊本能地燃燒著,但我感覺真正的自己睡去了,在等待著我找到答案時再將它從彷彿百年般無止盡地沈睡中喚醒。

我終於找到答案了,我想要的只是作為一個自由的人,肆意地做著自己開心覺得有意義的事情,開心的工作,好好地生活,即使那與世界主流的價值觀再怎麼格格不入。

但這對我來說並非那麼容易。想要擁有自由,我必須先確定自己永遠擁有「從零開始」的力量,否則我隨時會墜入兩極的反轉否定自己創造的一切,將其殘忍的打碎。

我真正需要擁有的能力,就是永遠都能「從零開始」站起來挺立胸膛的能力,為此我必須要先拋棄一切,拋棄台大名校的包袱,拋棄所有物質上的享受,我選擇了一個相對非常不適合我的個性的工作「工程師」從零開始學著走路。如果我能夠成為一名工程師,如果連如此不適合的我也可以的話,那應該沒有其他事不能了,而那當不當工程師對我也無所謂了。

因為我已經確定我擁有「從零開始」的能力,那時我將真正將自己從束縛出解放出自由,所以我要斬、斬斷一切、斬斷那個我自卑的核心,斬斷那個隱藏在黑影後最大的魔王 = 「敵人」,而…….那個黑影褪去身上的黑暗後,「是我自己」。

為了好好活下去,我必須親手斬殺我自己一次。

  • 封面圖片來源為「 YOASOBI / Into The Night (「夜に駆ける」English Ver.) 」 MV 截圖
今天一早隨意點開的第一首歌,MV 內容就剛好完全吻合我昨晚找到的答案的意境

延伸閱讀:
1. 人的欲望,無能的我要如何前往「無所不能」?
2. 熱情是什麼?關於我思考熱情的三個「誤區」


四、從零開始的工程師日誌

作者介紹 - ASong

ASong

ASong, 現在是一位前端工程師;業餘的閱讀愛好者、講師、寫作者;任何討論或合作可寄送至 dragoncres@gmail.com。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