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ong

夢的紀錄 1

我在塔內運到各式各樣形形色色的人與很多人建立關係,最終我遇到了一個實力遠超越我的最終大魔王,我在萬分絕望的情況下透過取巧的方式終於也將他擊倒。我手上是那是泡仔用的原始武器。(睡醒時用語音輸入現在不知道什麼是泡仔所以保留原詞彙)


夢的紀錄 2

有紅跟我說他的房間是他最後唯一的的私人地帶不要進去,但我心裡覺得很委屈我後來都根本就沒有進去過。


夢的紀錄 3

在海灘玩水那邊的浪超級超級大然後我還教會了我妹游蛙式沒想到她一學就秒會,然後而且還有一個戀童癖變態我們後來全家合力把那個變態逮捕了,但是後來又有緊急事件發生我們必須要馬上離開搬到一個安全的地方。


夢的紀錄 4

我們班上去聽一個演講,是一個在教房屋貸款的老師後來我們就在快結束的時候,我就舉手問他說能不能夠用申請青年貸款或者很低利率的貸款然後去買房子然後把它裝潢後能夠用更高的價錢賣出去然後之後就只需要繳利息感覺算是無本生意,然後他好像也啞口無言就覺得沒有什麼破綻但是有點不正義,但我馬上反駁裝潢難道不須要力氣嗎?

後來活動結束的時候大家回去二樓拿書包卻發現 2 樓往一樓的門被鎖住了,所以我跟另外一個朋友就直接從二樓往一樓的樓梯跳到一樓(我是第二個),我覺得我真的是很聰明為什麼大家都不敢冒險呢?但跳下來時書包撞到地上聽到蹦一聲我很緊張,就打開背包把我的電腦拿出來結果發現整個已經扭曲成奇怪的圓弧狀然後螢幕也呈現死機狀態。


因此,如果你想了解别人的夢 ,必須犧牲你個人的愛好和壓抑你的偏見。這很不容易,而且會令你不舒服,因為這意指一種並非個人能接的道德努力,但如果分析者沒有全心全力批評他自己的立足點,承認這立足點有相對性,他要不是得不到正確的資料,就是無法完全洞察病人的心思。分析者至少該自動發地聽病人的意見,而且愼重地理而病人也必須通力合作。雖然這關係對任何了解都免不了,因此自明極之重要,他一定要一次又一次地提醒自已,在治療中讓病人了解,比滿足分析者在理論上的期待更為重要。病人反對分析的說明並不一定錯誤,這只表示方沒有情投意合,這可能由於病人仍未到他了解的地步,或是解釋不恰當。

卡爾榮格

作者介紹 - ASong

ASong

ASong, 現在是一位前端工程師;業餘的閱讀愛好者、講師、寫作者;任何討論或合作可寄送至 dragoncres@gmail.com。

發表迴響